乔木生棠

道系作者,感谢点进来的旁友们,不爱看的别说出来打扰我飞升

说起来大噶有谁发现弥哥是北大的

[段子]他们和闺女

[内含忘羡,曦澄,追凌]

[大型沙雕欧欧吸智障带娃现场]

[居然还是现pa]



忘羡:


我闺女带回来的那些个毛头小子,我一个也瞧不上。

你说我姑娘长这么漂亮可爱,怎么偏偏眼神不好使。

“那爸你说我该找什么样的?”

“如果是我的话,当然是要话少,行动派的那种……”

“而且高,最好一米八八?”

“还要会做饭,喜欢养兔子!”

“还有最好面瘫,像个小冰山?”

“是不是还要帅得像漂亮爹爹一样?”

“对对对!果然我闺女懂我!”


——坐在蓝二少爷上死活不下来的魏无羡一拍大腿狠狠点了点头



曦澄:


X月X日,天气:晴


今天又是老爸做饭,放了好多辣椒,而且八成盐和味精放反了,真的好难吃。

他还不许我挑食,我喝了整整两大壶的水才吃完。

但是爹爹就好厉害了,他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和老爸吃完一整锅辣椒,还夸老爸做饭越来越好吃了。

我长大以后也一定要像爹爹一样厉害!


X月X日,天气:小雨


今天下雨了,爹爹和老爸一起来接我,是爹爹撑的伞。

老爸力气好大,一下子把我拎起来扛在肩上。

爹爹说老爸会淋到雨,把伞往老爸这里斜。

老爸说爹爹这样会感冒,又把伞推过去。

爹爹和老爸感情真好,就这样推了一路。

我长大以后也一定要像爹爹一样会照顾人!

最后爹爹老爸淋没淋到雨我不知道,但是我今天已经感冒了。


——正在打扫房间的江澄颤抖着双手合上了闺女的日记本。



追凌:


“爸爸,以后我应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像你金凌爹爹那样的啊,口是心非,又倔又拗,很可爱,但是很有担当很厉害呢。”

“那如果是找女朋友呢?”

“那当然是这样的——”


——蓝思追拿出了金凌高中女仆装照片得意洋洋道。

[王也x原创角色][老王生日段子]礼物

[真的很短]

(原文:原文链接


钟弥弥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那大大的10月5日,然后长叹了一口气,将手机第十三次盖在桌上。

王也,这个帝都人,投胎在坐拥中海集团的王家,身怀八奇技之一的风后奇门——如果说这些是让钟弥弥怀疑他上辈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拯救了世界的根据,那么王也出生在国庆长假里这一点,就应该是实锤了。

钟弥弥自个儿可没这么好命,她生在二月二十九,四年才过一次生日,偏偏还没有撞上法定节假日,生日大概已经十多年没正经过一次了。

然而这便导致了她花了一早上的时间冥思苦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该送王也什么东西。

老王的生日近在眼前,唯一值得庆幸的可能就是他碰巧也有点事情,这才多留给了她一点时间。

然而还不待她再多想,钟十三的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刚听到这是急事一桩她便抓着外套便出了门。

然而待到她结束了百忙之后回过神,已经是二半夜了。

坏事。

钟弥弥一边在西门桥上飙着车一边拨通了王也的电话。

“老王!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电话那头的王也思索了片刻,答道:“楼下钢丝球买俩上来。”

钟弥弥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她自个儿在那里纠结了大半天,结果合着这家伙根本不记得今天他生日。

“讲正经的,你有啥想要的快说!不然今天晚上你就跟钢丝球睡去吧!”

机智聪明如王也道长,立刻便权衡出了利弊。

“我想要你啊。”电话那头的王也压低了声线,尾音还带着些笑意。

老青之前是这么教的吧。面对电话那头突然的沉默,王也摸着下巴想到。

一声刹车的声音过后,只听钟弥弥闷声答道:“真的?”

“那还有假?”

不过半晌,王也身后的门就被笃笃敲响。

王也一打开门,眼前明显是跑上楼来的钟弥弥正气喘吁吁,她在口袋里摸了摸,红着张小脸将一个信封塞进了王也怀里。

“这是……”

“生日礼物。”钟弥弥低着头看着脚尖轻声道,“生日快乐,老王。”

王也一愣,这才回想起今天好像确实是他的生日,旋即便轻轻一笑,舒了一口气,摸了摸钟弥弥的头,便打开了那个信封。

王也从中摸出了一张黑色的磁卡,一面心下暗衬着难道弥哥打算给我打钱吗,一面将卡翻了过来。

哦豁。

xx酒店,619。

引灵的下篇

又名

弥哥带老王见家长

微妙的戳我点的万恶之源

引灵好想发刀

就一点美工刀

保证HE

800fo了

可是我上一个点文还没写完

昨天晚上只是试驾

感觉良好

今天上秋名山

[聂瑶]长得像校霸的学霸和长得像学霸的校霸



[高中校园早恋向设定]

[学霸聂大x校霸瑶瑶]

[我流无脑甜喜剧微黄段子向]


01.


刚上任没几天就差点被愁秃了头发的段长挂断了被打伤的学生家长的电话,面上冷若冰霜,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一高一矮两个男生。

她左右打量了一下,高的那个长得最起码有一米九多,练得看起来能打一个连的健硕身材,长相虽然不错但莫名的给人一种凶悍的感觉,加之他身上脸上伤疤淤青不少,这种凶悍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她目光从高个的下移,落到了面前的小个子——额前一点朱砂痣最夺目,又长着一张十分讨喜的面相,而且是那种男女通吃的那种讨喜,眉眼似乎都透着乖巧懂事,笑脸盈盈然而这张漂亮的小脸边上却不知为何贴了块膏药,看上去颇为不相称。

段长酝酿了一下,冲着高个儿指着鼻子就骂:金光瑶是吧?!家里有钱有势赔得起是吧?!我生平最瞧不起你们这种拿着父母血汗钱挥霍的富二代!

高个儿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没缓过神。

段长却没当机,下一刻便目光温柔的抚摸着小个子的脸,轻声关切道:聂明玦,没关系,路见不平见义勇为是件好事,老师为你感到骄傲。

小个子那笑容僵了一下,旋即他便转过身,捂着嘴好不容易才忍住了些劲头,只是嗤嗤笑出了声。

段长见小个子这番样子,捂着心口做心痛状,颤着兰花指指着高个儿骂道:你看看你!金光瑶!把咱们学校的尖子生都给打傻了!

高个儿这懵逼的读条总算读完了,这才回过神看着那热爱给自己加戏的段长说道:

老师,我才是聂明玦。

段长那直挺挺的兰花指就那样僵在空中。

高个儿反手将那在地上笑成一团的小个子拎了起来,在段长面前晃了晃:

这才是金光瑶。

段长的兰花指登时就蔫了。


02.


其实如果将段长刚转来这个学校不久作为不认识金光瑶的理由,其实也没什么说不过去,毕竟这位校霸不知为何,已经安分了很久。

笑脸盈盈,还挺乐于助人,待人接物也很有礼貌,个子矮小,面皮生得好看,眉间那点朱砂痣更让他眉眼平添了几分女气,整个人看起来也文质彬彬的,还有点书卷气。

但这个学校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校霸金光瑶。

他校服领子纽扣扣到顶,其实他锁骨下面纹着朵牡丹纹身,据说叫什么金星雪浪,是市里赫赫有名的金家的象征。

他长得个子小,面容又可以称之为姣好,其实他曾经一个人只用拳头打趴过四个骂他娘炮的混混。

他身上透着淡淡的高级香水味,其实是为了掩盖他刚刚在隐蔽处来了一根软中的事实。

他一脸历经考场的学霸样,其实是因为打架留校察看的留级校霸。


那聂明玦呢?

段长认不出他,其实更说不过去了。

这聂明玦从小到大就是出了名尖子生,更是名门聂家已经钦定的未来当家人。

按照这种仿佛上辈子拯救世界一样的设定来说,聂明玦似乎应当是那种活在聚光灯下万众瞩目的王子类型。

那其实呢?


天台上的金光瑶刷着微博的手一顿,一口烟还没吐出来,就顺着他嘴角袅袅绕绕的飘了出来。

他嘴角抽了一抽——

噗。

聂明玦坐在他身边,眉头跳了跳,泰然自若的在金光瑶专属的A3大小纪律登记表上写下了他的三大罪状——

逃课,玩手机,抽烟。

聂明玦想了想,又在下面补上了一条嘲笑班委。

想笑就笑吧。

毕竟他已经知道金光瑶在笑什么了。

金光瑶终于憋不住了,跟个会笑的加湿器一样一边喷烟一边拍着聂明玦的肩膀哈哈大笑了出来。

聂明玦眉头皱得似要拧掉几根眉毛一般。

只见金光瑶那手机屏幕上明晃晃的一行大字——

震惊!清河集团聂家大公子为何如此低调!原因竟是这样!

最过分的还不是这UC标题,而是接下来这篇十八线小新闻贴了几张偷拍的聂明玦照片,然后十分直白的表达了这位贵公子除了天生的霸气外露,真是一点公子样都没有,保镖搁他一块儿站着跟左右门神一样。

虽说是夸大报道来博眼球没错,但聂明玦确实低调,那不为那些媒体所知的他,可以一样跟篮球队队友街边撸串,跟同学一样坐地铁,跟金光瑶一起抽烟。

更贴切的来说,是他陪金光瑶抽烟。

我说,班长大人。

金光瑶见状,很知趣的先掐了聂明玦一直很介怀的烟,好先保住他那快拧成麻花的眉毛。

你总这么记我过,是不是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他下一刻便贴到了聂明玦身上,把脑袋靠在他的肩窝上,在他胸口上一下一下画着圈。

“聂大班长出了名的公正不阿,怎么都没记过自己早恋这档子事呢?”

金光瑶心满意足的感受到了聂明玦体温的升高,他抬头一看那人还一副柳下惠的样子,想伸手想推走他的脑袋,便更得寸进尺的抬起头用鼻尖蹭了蹭聂明玦的喉结,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那他再熟悉不过的轮廓。

“金光瑶你——”

若换做早些时候的金光瑶,他这会儿一定会被聂明玦这几近要发作的样子给吓得爬到一边去,免得挨打,但现在早就不是早些时候了。

“那张纸你就没交上去过,更何况我都从良了,这点小毛病就别盯着了。”

金光瑶的手已经轻车熟路的顺着聂明玦的衬衫下摆钻进了里头,再顺着聂明玦结实的腹肌一路向下,在那个几乎每晚都在磨到他快慰不已的部位打着圈。

这个时候的金光瑶,已经太懂得讨他已经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开心了。

聂明玦低喘了一声,金光瑶就知道摸对地儿了。

“大哥,我们……没在这里试过吧。”

聂明玦攥紧了手掌,却嗤笑了一声:“你敢吗?被你那帮狗腿子看见了你这老大还怎么做?”

金光瑶又隔着裤子捞了一把,近乎是咬着耳朵对聂明玦轻声细语道:“有大哥在这儿,还有人敢看这儿吗?”

聂明玦松开了攥紧的拳头,一把捞着金光瑶的腰就扛到了肩上。

突如其来的失重让兴风作浪正开心的金光瑶登时慌了手脚,慌忙扑棱了几下抓紧了聂明玦的肩膀。

聂明玦像是在安抚他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腰,然而在他的手掌向下几分拍到了那浑圆的臀之后,那暗示的意味似乎更重了些。

聂明玦锁上了杂物间的门,将肩上的金光瑶抱进了怀中,学着他的样子,咬着他的耳垂道:

“是没人敢看,毕竟只有我能看。”


03.


金光瑶和聂明玦已经谈了半年的恋爱。

说真的,如果换成半年前的金光瑶,告诉他他已经跟这熊一样的家伙睡了半年,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做了半年的噩梦。

金光瑶抱着那个写着yes的爱心型抱枕,定定的看着睡眠质量一向极好的聂明玦的睡颜。

他闭上眼情不自禁的向聂明玦怀里靠了靠,小心翼翼的汲取着对方散发的温暖。

坏事。

金光瑶似乎察觉了自己身体情不自禁产生的变化,登时面红耳热。

今天是周六,他们是可以肆无忌惮的睡到自然醒,然而金光瑶睡眠质量不好,已经习惯了晚睡早起,因此他只能看着男朋友的那张脸解决自己的晨间需求。

“聂明玦……”

金光瑶嗫嚅着,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些,却无论如何都比不上那人非常不熟练的随手一捞。

“聂明玦……”

“聂明玦……”

完了,他一定是疯了。

金光瑶一边这么想着,却仍然还要挣扎在这边缘,不来不去。

聂明玦的眼睫动了动,还不待金光瑶掩藏好他的狼狈,聂明玦便睁开了眼。

聂明玦一早睁开眼就见金光瑶正对着他,毫无规律的喘息着,脸上一片潮红,泪眼婆娑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登时一颗铁打的心就被揉成了一团。

聂明玦也清楚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他面上也是红了起来,假借着晨间起床的那点浑劲,干咳了一声伸出了手,竟将自己往日的严肃自持全都丢到了一旁。

这排忧解难的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金光瑶很快就到了顶点,交代在了聂明玦那生得不能再生的手法下了。

金光瑶眼前的那片空白终于消散,他终于回过了神,这才意识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颇为精彩。

“大哥,我……我……”

但金光瑶不愧为金光瑶,很快就端回了他那曾经的笑面虎的校霸风范。

“大哥,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帮你清理清楚,抱歉。”

聂明玦被这连着串的客套话给砸的一愣一愣的,一股无名火就在这一愣一愣里生出来,促使他一怒之下竟伸手把金光瑶给捞了回来,压在了身下。

金光瑶定定的看着聂明玦那临近发作的样子,心中一丝无名的害怕又钻出来作祟。

究竟是在怕什么呢?

怕聂明玦骂他不正经,孟浪?

怕聂明玦像交往之前那样揍他?

还是怕聂明玦客客气气的让他清理完这里,客客气气的送他走?

然而他却听见了,聂明玦定定的对他说道:“你可以告诉我,可以依靠我,没必要连这种事都要自己硬撑着解决。”

坏事。

金光瑶脑子里那千万个小小的金光瑶登时炸开了锅,忙做了一团,只因被那名叫聂明玦的东西搅得乱七八糟。


04.


老大有喜欢的人了。

这是他一帮狗腿子在长期观察老大各种不同的笑脸时得出的结论。

老大今天没抽过一根烟,喷了他从没闻过的香水,也没要堵人,甚至连课都没逃过一节。

一切一切的反常,用恋爱了就都能解释得通了吧。

那么应该是今天告白吧。

这一帮跟着金光瑶守在街角的狗腿子们如是判断着。

但这个地方不管怎么看,都还是他们经常打架的街角,而且还是和那个猛的一批的尖子生打架的地方。

纵使狗腿子们心中疑窦丛生,也没有一个人敢吱声——毕竟谁都不敢妄自揣测圣意。

然而漂亮的丑的胖的矮的高的瘦的妹子从他们面前走过了一群又一群,老大的眼睛却始终眺望着那远方。

我去,老大这背影看起来怎么有点高大了?

狗腿子们在心里想着。

然而这时,一个更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群狗腿子立刻像是给火烧了一般,这人刚出现一个影儿的时候就拔腿跑了,留下了其实最怂聂明玦的金光瑶在那儿当光杆司令。

聂明玦一看见拾掇得比往常更人模人样的金光瑶,叹了口气将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收了起来。

然后一拳就招呼了上来。

“等等等等!大哥!我今天不是来跟你打架的!”金光瑶在以往被聂明玦暴打的战斗经验中预判了聂明玦的出拳,两手一起接住了这一拳。

然而聂明玦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上次他被这句话骗的时候生生就挨了金光瑶一拳。

“我从良了!”

这回聂明玦出拳刹得及时,在金光瑶破相的前一刻收回了那沙钵大的拳头。

金光瑶擦了把冷汗,又笑了起来:“大哥是不是很意外?”

聂明玦嗤了一声:“我不信。”

金光瑶二指指天发誓道:“我以后真的不打架了!校规校纪我会尽量遵守!烟我也忍着少抽!”

聂明玦被这一连串的保证唬得一愣一愣的,都不知这小狐狸究竟说的是真是假。

“真的?”聂明玦挑了挑眉。

金光瑶乖乖的点了点头,又道:“但我有个条件。”

聂明玦思量了一下这人八成也不敢再耍自己,便示意他先说。

“但我只是还有个校规想和你一起违反一下。”

“什么?”

“谈恋爱。”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