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巨兽

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禁止转载!
[忘羡我心头好]
[杂食党]
[一般暴躁,看上去的脾气好]

[忘羡神官设定]生生[其一]

[忘羡神官设定]
[主忘羡]
[内含原创角色x蓝曦臣注意]

01.

“你们可听说了没有,那夷陵老祖可是不见人影整整三千年了,那一场恶战之后,可就再没人见过他了。”
“仙籍上他的名字可还在,八成是顽劣心性难改,在哪处玩的正开心呢。”
“也对,他爱上哪折腾就上哪折腾去,看不见也省得烦心。”
“也对,这么个毒瘤,眼不见为净……”
通灵阵内,几个爱八卦闲聊的神官还在絮絮叨叨着嚼舌根子。
夷陵老祖,大名魏婴,字无羡,是天上众多神官之中,唯一身为魔飞升上来的神官,立功无数,又是六千年前飞升的神官,已成上仙,若是论起资历来说,他也算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了。
“夷陵老祖也算是个老人家了,怎么还这么不收人待见?”
“还不是因为……”
“还不是因为他长得帅啊。”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通灵阵内响了起来,顷刻之间,整个通灵镇内竟再没有人出声。
“魏无羡!”
“夷陵老祖!”
“魏婴!”
“这么不要脸!肯定是他!”
惊呼声此起彼伏,整个通灵阵内瞬间就如沸水一般,男的女的老的小的,成千上百个声音在通灵阵内响成一片,直让人听得耳鼓阵阵疼。
这一片嘈杂直让魏无羡感叹自己失踪了这么多年,果然还是很受天庭诸位的欢迎。
旋即他便毫无风度的掏了掏耳朵,将双手交叠在脑后,退出了通灵阵。
魏无羡自从刚说出那句颇为不要脸的自夸之后,便感觉到有人正盯着他,便将目光上移——
一位一袭白衣的俊逸公子,额前系着一条材质上佳的云纹抹额,本应是好一位翩翩君子,却偏生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冷淡气质,直让人敬而远之。
而此刻那双浅色的眸子,正用一种魏无羡无法言喻的神情盯着他。
“咋啦徒弟,你师父好看不?”魏无羡望着那张比自己还要俊美几分的脸,嬉皮笑脸的直往那白衣公子面前凑。
那白衣公子仍是那波澜不惊的样子,却轻声答道:“嗯。”
然而魏无羡却被这个肯定的答复惊得一个趔趄,他身侧的那位极快出手将他扶稳,这才没让他直接栽在地上。
魏无羡不禁在心中啧啧感叹着,若自己这个小徒弟当真是蓝忘机,肯定让自己先摔个底朝天再旁边道一句不知羞,恬不知耻。
个中缘由如何,却要从十三年前说起了。

02.

当魏无羡醒来时,却发现周身一片混沌的黑暗,自己被包裹在一堆冰凉的坚硬之中,背后硌得慌,又有各种银铜锈味直贯鼻腔,当真是不好受。
他屏息运功,便感受到充盈的灵力在自己的丹田内流动着,想必他是沉睡了许久,这才恢复的如此之好。
魏无羡的手动了动,感受到了那熟悉的形状,心下不禁一喜,随便仍紧紧的被攥在他的手中,他也就打消了用手刨一条路的念头。
他甫一运功挥剑,便轻松破出了周身那片压制着他的沉重与铜臭味。
长久不见光的眼睛一瞬间被强光所刺激,魏无羡一时睁不开眼,却觉得有什么东西,不轻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头顶上,魏无羡吃痛的摸了摸头顶被砸中的那一处,却摸到了一锭冰凉的银锭。
当不计其数的铜钱银锭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在魏无羡身边落下时,他才发现,原来他刚刚是被埋在了这坑底的钱堆里。

这等钱雨豪遇,怕是连五方财神本尊都消受不起,只可惜这种滋味,他却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他轻点脚下一枚铜钱,一跃便出了这钱坑,刚踩到了踏实的地面,他回身一看,就发现他不仅享受了一回钱雨淋头,还在钱堆里过了不知多久的夜。

魏无羡粗略的瞟了一眼那钱坑里,都是些他没见过的钱币样式,他想着这回他睡的是够久,改朝换代都不知轮了几轮。
魏无羡刚一后退,就撞到了一块坚硬的冰凉,他回身再看,却发现那是块石碑。
他俯身一看,却见三个大大的粗劣的淡色笔迹,待他再仔细分辨那写的歪扭的究竟是什么,魏无羡登时是哭笑不得——
那块颇有年份的石碑上,赫然写着仙人坑三个大字。
合着这里是有人把他摔出来的大坑当成仙迹供起来了?
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将剑收入鞘中,便双手枕在后脑上,大摇大摆的沿着一条石径向外走去。
他一念诀,便入了通灵阵,大概是他实在是睡了太久,他所熟知的那个诀,只能让他进入通灵阵内,阵内的声音他只能听到只言片语,更别提说话了。
“前几……散功德…”
“…三仙……剑……”
“琉…金殿……清……宴席。”
魏无羡尖着耳朵听了半天,大抵是几个神官在讨论后几日要举办的什么酒宴,他也就放下了心。
那既然有心宴席,也就代表当年那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了。
魏无羡心下这么想着的时候,迎面就上来了几个家仆模样的人,他们齐齐簇拥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夫人,那夫人捏着方小巧的手帕,三步并作两步,甚是失态的朝他跑了过来。
魏无羡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就被那夫人抓住了手臂。
只见那夫人双眼都哭的红肿,脸上的泪痕都还残留在腮边,面色惨淡,手上还死死抓着魏无羡的手臂。
“上仙!请救我儿一命!”
魏无羡被这一声上仙喊的一愣一愣的,几千年没人这么喊过他,他还没缓过神来,后面又追来个少年模样的小道士,他气喘吁吁的,手里还拿着个罗盘,他一路小跑冲到了魏无羡面前好容易才刹住了脚,也一手抓上魏无羡。
“上仙…上仙还请留步!”
然而待那小道士终于稳定了气息,一抬头看他手里那罗盘,却面色大变,就如同火燎一般把手撒开,急急向后一退,喝道:
“蓝夫人闪开!那人是魔!”
这一喝让魏无羡一愣,那蓝夫人也是一愣,但她撒手的动作却毫不迟疑。
魏无羡定睛一看那罗盘,那盘中指针转个不停,其中还有各种轮环转动,做工甚是精良,看上去颇有番玄机,是个宝物。
“小道长,你那是个指仙用的东西吧?”
魏无羡看那罗盘的样子纹路,看上去是做这个用途的。
那小道士面上神色又惊又疑,他一边盯着魏无羡,一边挪着步子退到了一旁,将那罗盘端起来左看看右看看,却看不出这罗盘究竟出了什么毛病。
小道士是看不出来,但魏无羡心下却早已了然——他是魔,但却飞升了千年,早已是一身仙气,也难怪这罗盘指不清他究竟是仙是魔。
只听一声脆响,那飞速转动着的指针终于崩裂成了碎片,罗盘瞬间解体,叮叮当当的洒了一地碎片。
小道士彻底傻了,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颤抖着捧起那支离破碎的罗盘,魏无羡都能看到那豆大的泪珠在他眼眶里打着转转。
魏无羡最见不得人哭,这下好了,一下子哭了俩,他就是想脚底抹油溜了也是不成了。

03.

魏无羡端坐在一顶暗色的八抬大轿里,抬轿的家仆脚步颇稳,坐在里头也不觉得颠簸难忍。但这一路上没人敢同他说话,小道士也只顾着心疼自己那罗盘,当真是无聊极了。
而且这人抬着走的,还是耗时颇多。纵然随便在身,魏无羡也无法御剑——那小道士说这叫请神,须要八抬大轿将他这位上仙给一步一步抬回去,说是没请人沿途给他磕头撒花烧高香就已经是亏待他老人家了。魏无羡才刚撩开幕帘,就愣是被蓝夫人给哭回去。
魏无羡在里头挺尸了不知多久,终于等到了轿子落地的那一刻,他打着哈欠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撩开了幕帘走出了轿子。
他刚一出轿子,站在轿子前头的小道士一个趔趄就往旁边跑,好像他是什么吃人的怪物一般。
魏无羡看他这幅样子玩性上来,对着他做饿虎扑食之势,吓得那小道士脸色一白,急忙拔出了他那把桃木剑指着魏无羡。
“小道长,你这是想收了我?”魏无羡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你要敢害他们,我……我绝不饶你!”小道士握着他那把已经颇有些年头的桃木剑,脸色煞白,眼角边上还泛着红,看上去实是没什么威慑力。
然而魏无羡对着他又是一下作饿虎扑食状,那小道士的桃木剑就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魏无羡看着小道士面色煞白的坐在地上,对自己的并不存在的演技又多了几分赞赏。
捉弄完了小道士,魏无羡这才收了心,环顾了一圈周遭,只叹当真是个书香世家的样子,周围的景致好不风雅,直让他叹道此处风采当真是丝毫不输天上瑶京。
“上仙,请往此处。”蓝夫人颔首。
魏无羡心下疑窦未解,便问道:“蓝夫人究竟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蓝夫人那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她接过身侧丫鬟递上的丝帕拭泪,稳了稳气息,道:“妾身福薄,多年无出一子。七年前的一个冬日清晨,有家仆发现有两个婴孩被弃在蓝府门前,妾身一看那一对孩子模样甚是软糯可爱,像是亲兄弟的模样,便收养了他们作养子,他们二人都是极为聪颖的孩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射御刀剑,无不精通……”
“那如此甚好,又何来烦恼?”魏无羡问道。
蓝夫人长叹了一口气,复道:“可这两个孩子打小便是厄运缠身,起初还只是些不带伞偏飘雨的小事,然而年年加厉,到了今年已经是危及性命了,今年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差点就死在山崖塌陷了……”
“但那小道长说,我儿们虽天生命格狠戾,但却有仙缘,若能寻得他们二人命中贵人,拜他们为师,那便可化险为夷。他说尚有几位上仙在人间游历,他的指仙盘能够指引我等寻找,于是我们便寻到了上仙。”蓝夫人说道此处时,目中眼神笃定,连魏无羡都不禁怔了一怔。
蓝夫人又向他行了一礼,复道:“还请上仙,救我儿一命!”
魏无羡急忙又将她搀扶了起来:“此事非小,夫人不妨先引见我与二位公子,再做定夺?”
蓝夫人闻言仍有望,这才起了身,扬手为魏无羡引路。
两侧家仆颔首,将厅门轻轻推开,魏无羡随着蓝夫人迈入了门中,然而他的眼光刚一落在那坐在厅堂之中的另一人身上时,便愣住了。
旋即便是一笑,是熟人。
“好久不见啊,辛夷。”
一把金丝楠木交椅上,歪歪斜斜的坐着位黑衣蓝眸的美人,她翘着二郎腿,当看见魏无羡的那一刻,面上虽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然而她的身形却微微一怔,险些从那把交椅上滑了下来。
“我就说是哪个倒霉的也被抓过来了,合着是你?”
魏无羡笑着摸了摸后脑勺,道:“没办法,我这人就是软心肠……”
“二位上仙。”蓝夫人先入了门,又领着两个白衣少年进了堂内。
二人回眸,目光皆是一凝。
“蓝湛?!”魏无羡惊呼道。
“…蓝涣?”辛夷道。
那二位少年,皆是长身玉立,俊逸面貌是临镜一般相似,然而却是两段风姿——一位清煦温雅,温柔款款。另一位却是不染尘烟,清冷疏离。面貌神态气质皆是像了那云深不知处的蓝氏双璧九分,若要说差的那一分在哪里,便是那仙气萦绕的感觉不在了。
分明就是活脱脱的少年时候的蓝氏双璧站在那里,然而却又不是,他们的身上,感受不到半分仙气,分明就是货真价实的凡人。
被唤出名字的蓝忘机与蓝曦臣皆是一怔,像是根本与这两位素未谋面一般。
“素未谋面,二位上仙竟已知晓了他们的名姓,当真是有缘。”蓝夫人有些惊讶。
还不等魏无羡再多问,辛夷就将他拽了出去。
她挑了个僻静的地方,低声对魏无羡道:“怎么回事?”
魏无羡也觉得懵圈:“我睡了几千年,我能知道什么?”
“那你帮不帮?”
“帮啊,我都答应蓝夫人了。”
于是辛夷当机立断,抓起魏无羡的手,同时也举起她的手,还没等魏无羡反应过来,她的手比剪状,已经毫无悬念的赢过了手掌打开的魏无羡。
“好我赢了。”辛夷心满意足的收回了手。
“赢什么?”魏无羡仍然一脸迷茫。
“等会儿蓝忘机归你,蓝涣归我。”
魏无羡平常诓人坑诓了,这倒是他夷陵老祖这几千年里头一回被诓,大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个辛夷啊……其实蓝湛也挺好的,你怎么还嫌弃他呢?”魏无羡半是讨好朝着她笑,然而他心里的算盘其实二人都心知肚明。
“不了,这个好徒弟还是给你了。”辛夷果断的拒绝了。
如果收蓝忘机当徒弟,这两个人只会比蓝忘机更像徒弟——一大早被从温暖的被团里揪出来,吃饭要坐正,不能把脚翘到桌子上,骂人不能带脏字,不能和姑娘家调笑,不能喝酒云云。规矩简直多到能写满一条盘山路,不知究竟有几千条。
二人对此都深有同感——试问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虽然他们是死不了的。
“但是你想一想啊,让蓝湛叫你师父,是不是还有点爽啊?”
辛夷开导着看上去颇为沮丧的魏无羡,她倒是点到了这一点,让魏无羡一下子又活了过来。
小小的少年蓝湛,奶声奶气又含糊不清喊自己一声师父,想想好像确实挺爽的。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04.

然而魏无羡错了。
纵然是记忆全无的少年蓝湛,也绝对不会叫他一声师父。
“魏婴,我们要去哪里?”清冷的少年声音,魏无羡顺着那声音向他腰际的高度看去,蓝湛顶着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冷冰冰的看着他。
“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就告诉你,还带你去好玩的地方,划算吧?”魏无羡顶着一张胜春风三分的俊脸微笑着,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有亲和力一些。
“无聊。”蓝湛瞥了他一眼。
魏无羡不禁觉得自己当真是被辛夷坑了个彻底,一声师父没骗到,自己倒先将他那每一沾座,脚就无处安放的习惯给改了过来,每天还要跟着他的小蓝湛睡意沉沉的闻鸡起舞,单手倒立,当真不知道究竟谁是师父了。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