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水巨兽

求评论求小红心小蓝手!禁止转载!
[忘羡我心头好]
[杂食党]
[一般暴躁,看上去的脾气好]

[追凌]跟邻居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现代paro]
[追凌高中生设定]
[230fo感谢点文:瞒着家长早恋梗+女装梗]
[有车,链接见评论]
[有微量蓝曦臣x原创角色,慎入,出处可戳头像]

01.

金凌和蓝思追自小就是青梅竹马,尽管金凌本人并不承认,甚至还要将那四个字涂掉,改成大大的三个大字——死对头。
蓝思追父母双亡,从小就跟着金凌的便宜舅舅魏无羡和他的男朋友长大,二人明面上虽然不说,但心里也早就将他视若己出了。
金凌的便宜舅舅魏无羡就住在对门,成天他就和这个蓝思追抬头不见低头见。
暂且不论是对门对户的邻居,从小学开始他们就是同一个学校,甚是是同班同桌,就这么一直到了高中。
缘,妙不可言。
金凌鬼使神差的在草稿纸上写下了这句话,霎时间红透了脸在那句话上一团乱画,才让那句话彻底消失在一团墨迹之中。
开什么玩笑,他金凌和蓝思追从小就不对盘,对待蓝思追就如同对待阶级敌人一般……
然而实际情况是,貌似只有他一个人跟蓝思追过不去而已,蓝思追总是处处让着他的。
不对盘的起因其实也很无聊——
当小学的第一次考试的时候,蓝思追拿着牵着蓝忘机端正签名的一百分卷子,金凌臭着一张小脸搓着那张九十九分的卷子。
鹅毛点轻的事情,本当风一吹就过了,偏生金凌就是那么个爱较真的脾气,便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超过蓝思追。
当过去的历史再度重现的时候,金凌那张小脸已经黑得可比锅底了。
“蓝愿!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赢你!”
金凌回忆起那次他对着蓝思追这么大喊的时候,好像还是在蓝思追一边给他擦眼泪的情况下。
就算金凌这么对他发起了挑战,蓝思追好像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成天就那一副乐呵呵的傻样。
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可能超过他一样。
不过金凌也确实从没超过蓝思追一次。
金凌烦躁的在草稿纸上一通乱画,然后赌气似的咚的一声趴在了桌上。
不过蓝思追确实待他不错,不仅教他做题,江厌离不在家的时候还会给他做饭吃,陪他去打篮球,冬天他怕冷的时候用手给他捂暖,夏天他怕热的时候给他带冰镇梅子,生怕他冻着热着……
金凌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蓝思追真是肉麻的紧了,作为朋友来说,都有些太无微不至了。
呸,谁觉得那个笨蛋好了。
金凌又在纸上乱涂乱抹了一阵,心烦意乱的一摔笔,学着魏无羡的样子偷偷把脚翘在了桌子上,将重心全部放在椅子的后腿上,一晃一晃。
他脑中却又浮现出了蓝思追告诉他这样坐姿不雅时的样子,心下一横,晃的幅度更加大了,旋即便觉得身子一轻,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02.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教室里便只剩下了值日的金凌与等他的蓝思追。
金凌拿着扫把在蓝思追的桌子边敲了敲,示意他把脚挪开,蓝思追便从善如流的从座位上站起身。
恰巧学生会有人来找他,蓝思追便让金凌可以先走,随后转身便出了教室。
金凌瞥了一眼那来传话的学妹一脸憧憬的表情,没来由的相当不快的啧了一声,便继续扫他的地。
当金凌的扫把杆子不经意间碰在蓝思追的桌上时,从抽屉中飘落出了一个浅色的信封。
金凌眼见着那躺在地上的信封上,大大的心形印章作为戳子盖在封口上,他甚至能闻到上面淡淡的香味。
“八成又是哪个女生给蓝愿塞的情书……”金凌抱着扫把嘀咕着,正打算把那情书再塞回去时,忽然转念一想——
不对啊,一般女生都会把情书塞在蓝思追的储物柜里……难道这是蓝思追中意的?才特意带回来塞在抽屉里!
金凌没来由的,心生了歪念——既然作为朋友……啊呸,死对头,就应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他刺探一下情报,好歹知道一下蓝思追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日后才好对付他。
金凌又在心里肯定了一遍他给自己的理由,做贼似的蹲在了小角落,心怦怦跳着打开了那封情书。
出现在他眼前的第一行字——
金凌学长。
什么?
金凌把那封信迅速的塞回了信封里,然后又马上抽了出来,看着上面仍然没有变化的四个字,简直都要怀疑自己五点二的视力是假的。
他将那张颇为少女心的信纸抽了出来,认认真真来来回回的看了四遍。
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情书的金凌难免有些激动,然而激动归激动,他心里还是没什么悸动的感觉。
金凌疑惑的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心里,根本没有三流小说里说的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不过这也是自然,因为他对这个学妹也没什么印象,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感可言……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送给他的情书会藏在蓝思追的抽屉里?
当他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蓝思追站在教室的后门那里望着他。
金凌一下子慌了神,急忙将那封情书藏在身后。
然而他转念一想,不对啊,藏送给他的情书可是蓝思追的不对,他慌什么?
于是金凌将扫把放回角落,拽起他与蓝思追的书包便走出了教室。
蓝思追靠着墙,低着头轻声说道:“…你看见了?”
“是啊,不过你居然敢偷藏别人送给我的,你可真是胆大包天!”金凌故作趾高气扬的样子说道。
“那你打算接受吗?”蓝思追还是低着头,仿佛只敢盯着地砖一样。
“当然不,我又跟她不熟。”金凌答道。
蓝思追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才酝酿出了勇气,抬起头笑着说道:“那就是代表我还有机会?”
金凌愣住了。
“有……有机会超过我吗?”
论毁气氛,金凌的功底全靠他舅舅亲传。
蓝思追叹了口气。
“我喜欢你。”蓝思追笑着说道。
一阵清风拂过,金凌觉得自己都能听见隔壁教室忘记关掉的风扇的吱呀声响。
就这么僵持了三十秒,二人直直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反倒是蓝思追觉羞最早,抱着脑袋蹲到了地上,后悔着自己将刚刚学的拙劣告白技巧就这么运用到了实战中。
金凌也跟着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脑子里近乎是如同高速运行的引擎一般发出了轰鸣声,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好似要生烟一般,连心脏也都不受控制似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我…也是。”金凌用自己都觉得快听不见的声音闷声答道。

03.

连金凌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答应了蓝思追。
怪了,他明明把蓝思追视作阶级敌人一般对待,单方面的水火不容,可是蓝思追对他告白的时候,心脏的剧烈跳动骗不了人……
他好像,确确实实是喜欢蓝思追的。
金凌抱着枕头在床上来回打滚的时候,他的手机震了一下。
是蓝思追发来的——
蓝思追:阿凌,我喜欢你。
金凌不由得一怔,手机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他羞愤的快速回复道——
金凌:你不许擅自改称呼!还有你白天不是说过了吗!还说!笨蛋!
蓝思追:我就是特别喜欢你才会想再说一次,我觉得这样叫你比较像…男朋友。
金凌:烦死了!
蓝思追:看起来你好像没那么喜欢我?可能没有特别喜欢我吧……
金凌:谁说的!我比你喜欢我还要喜欢你!
蓝思追:嗯。我也喜欢你。
妈的,被套路了。金凌一摔手机,把红得跟他额前朱砂一般的脸埋进了枕头里。
殊不知蓝思追那头,也是这么个样子。
金凌忽然想到了什么要紧的,跳起来又给蓝思追发了一条信息——
金凌:你叔叔他们反对你早恋吗?
蓝思追:没有说过反对,但是他们的意思是,最好不要。
金凌:那怎么办!我爸妈还好说,我舅舅要是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绝对要上门打断我的腿!
蓝思追:那我们这是要…地下谈恋爱?
金凌看到谈恋爱这三个字心里猛的跳了一下,脸红得似是要滴血一般,回复道——
金凌:一切照常,不要招摇就好了。
蓝思追:好。
第二天的清晨,二人一如往常的结伴而行。
金凌默默的与蓝思追并肩而行,攥紧了书包带子,一路无言。
“阿凌。”蓝思追叹了口气打破了尴尬的沉默,笑着说道。
金凌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僵硬。
“都跟你说别这么叫我了……”
蓝思追仿佛没听见似的,擒住了金凌的手腕,还不等金凌反抗,蓝思追便与他的手十指交叠,掌心的温度直直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放开……”
金凌手上却好像也没什么反抗的意思,只是把目光挪到一边,仿佛要刻意忽视手上的温度一般。
“不放。”蓝思追牵起他的手,放在唇前轻轻一吻。
金凌感受到了手背上柔软触感,红着脸回头怒视着蓝思追:“你干嘛撩……”
他语气旋即又弱了下去。
“撩我……”
蓝思追看着他通红的脸,笑意更深。

04.

蓝思追知道,他忍不了一分钟都碰不到金凌,然而现在的状况是——
说要出差的蓝忘机与魏无羡不知为何又拖着行李箱回来了,将蓝思追原本计划好的与金凌在家过夜直接打破。
蓝思追与金凌一人端着一个手柄,却与蓝忘机和魏无羡面面相觑。
魏无羡撑着脑袋看着他们俩,只是笑笑不说话。蓝忘机则是一言不发的,任由魏无羡把脚翘在他腿上。
蓝思追握着手柄的手都沁出了汗,操作也迟缓了许多。
金凌更不用说,他来蓝思追这里本来就是打算过夜的,现下被魏无羡的目光这么一看,再加上蓝忘机的气压,手都有些不稳。
“思追呀……”魏无羡叹了口气,蓝思追手一抖,打歪了一枪。
“魏前辈,怎么了?”蓝思追笑着答道。
“你有没有女朋友?”魏无羡似是无心的一说,眉眼却因笑意而弯,“还是说…男朋友?”
蓝思追手又是一抖,差点没把手柄直接掉在地上。
“没,没有。”蓝思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镇定一样,一枪就打爆了一个敌人的头。
“哦?”魏无羡像是觉出了味似的,也不再盘问他们,靠着蓝忘机的肩膀开始玩手机。
蓝思追强颜欢笑,金凌则是紧张的绷出了一身汗。
殊不知魏无羡手速极快,点开名为江澄最丑的群便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通——
夷陵颜值担当:旁友们!!!思追和金凌在一起了!!!
魏婴:……
老子能打一个团:急死我了,终于在一起了。
辛夷:挺好的。
老子能打一个团:能不能别学你弟弟…还用我名字当昵称。
辛夷:我觉得挺好的。
我不知道:江澄在群里吗???我挺担心你和金凌的腿。
夷陵颜值担当:他当然在,他不常看群,看了肯定也是偷偷窥屏的那种。
目标一米九:可喜可贺。
真实一米九:怀桑你上班还玩手机?!腿还想不想要了?!
我不知道:对不起大哥我只是出来上个厕所而已!!!
岁华: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不是,终于?他们什么时候有意思的我也不知道???
夷陵颜值担当:娃儿他爹你终于出来了……
将厌离:大概小学的时候?我觉得思追这个孩子很可靠。
岁华:???
将厌离:阿澄还不知道吧@茉莉珊珊
茉莉珊珊:谁取的群名???
夷陵颜值担当:你不是说不参加我们这种七大姑八大姨嗑瓜子的低俗讨论吗,群名我取的,你不服下楼来??
茉莉珊珊:我这就下来把你打到地里去!!
夷陵颜值担当:诶别别别我错了,你这是在同时打扰四个人谈恋爱。
茉莉珊珊:四个人?你哪再挖来两个蓝忘机?
魏婴:……
夷陵颜值担当:江澄你还蛮上道的啊。
茉莉珊珊:呸,死给。
将厌离:思追和我们家阿凌在一起啦。
茉莉珊珊:我这就下去打断他的腿?!!!
将厌离:不用了,我觉得他们在一起,也挺好的。
茉莉珊珊:……
茉莉珊珊:那暂时就先放过他们,如果那个蓝思追敢欺负金凌……
魏婴:不会。

辛夷:不会的。

夷陵颜值担当:亲兄弟。

05.

“阿凌,我看过了,没有人。”
两个男高中生鬼鬼祟祟的扒在街边拐角,若不是这二人生得模样好看,当真是像做贼一般。
金凌这才长舒一口气,握紧了蓝思追的手,走出了街角。
现在牵个手都这么偷偷摸摸,那以后还怎么抱抱接吻做……
呸,谁这么想了!
金凌在自己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肮脏的内心。
反观蓝思追,倒当真像个纯真无邪,沉浸在恋爱中的高中生,一点歪念也看不出来……
“咳。”
一声短促的咳嗽声打断了金凌的思绪,他下意识的将手藏在了蓝思追身后。
蓝曦臣笑看着他们,不过这笑容更像是……
姨母笑?
“哈哈…蓝伯父好……”蓝思追强颜欢笑着,将金凌的手又往后藏了藏。
金凌已经能感受到蓝思追沁出的手汗了。
“嗯。”蓝曦臣笑着,目光无意间扫过蓝思追用身体挡得严丝合缝的地方,“我还要去接你伯母下班,先走一步了。”
“蓝伯父再见。”
从蓝曦臣的角度似是看不见,蓝思追在心里松了口气,目送着蓝曦臣远去。
“呼……吓死我了,蓝思追你弄得我一手汗。”金凌松开了蓝思追的手,甩了甩,“你怕被发现怎么还不放开?”
“其实我不仅刚刚不想放,甚至连这辈子都不想放。”
其实连蓝思追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因为是金凌的手他才不想放开,还是他心里那莫名的冲动……
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的莫名冲动。
金凌蓦的又红了脸,发觉自己又被蓝思追撩了一回,恼得捏住了蓝思追的脸颊,用力扯一扯。
“那你以后要煮饭!”
蓝思追一愣。
“以后还要刷碗!”
“还要帮仙子洗澡!”
“还要……还要……”
金凌的声音蓦然低了下去,似乎自己也再措不出辞说下去,心脏跳动的声音不断告诉他,他刚刚说出了什么。
蓝思追复而一笑,眼底漾满了温柔,覆住了金凌的手,轻声答道。
“好。”

06.

然而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蓝思追的房门被悄悄打开了一个缝隙。
魏无羡趴在地上,望着门缝里,看到了金凌与蓝思追端端正正坐在桌前,貌似是在做题的样子。
他在心中对比了一下自己和蓝忘机高中那一日万里的进展速度,不禁替这俩人着急——
怎么弄到现在还只是牵个手!你们倒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打个啵儿什么的啊!
被他拉来一起听墙角的蓝忘机站在他身侧,沉默着盯着魏无羡因趴在地上而深陷的腰窝。
“顺其自然就好。”蓝忘机轻声道。
魏无羡在心中默道:当时究竟是谁心更急,在一起不到一个月该干的都干了。
金凌与蓝思追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后脊生寒。
“我去倒杯水。”蓝思追抬手揉了揉金凌的头发,不等他再抱怨,便起身离开。
金凌听见那门合上的声音,便一摔笔,将脸埋在草稿纸上,用脑袋咚咚捶了两下桌子,懊恼着自己怎么没抓好这单独相处的机会。
蓝思追一推开房门,走廊上空空荡荡的,他突然心生了一丝悔意——
早知道魏前辈没来听墙角,他就该多做点什么!
转而他脸上又浮出了热意,于是狠狠捏了捏自己的脸,好驱散自己内心里的那点歪念。
听着蓝思追远去的脚步,此时此刻藏在厕所里的魏无羡才长舒了一口气,回头刚想对蓝忘机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家厕所里不止他们两个人。
当蓝思追从厨房里出来时,却发现客厅里忽然坐了一圈人,他前脚刚到客厅,这客厅里面色表情全然不一的人齐齐望了过来。
他手一不稳,水稍稍溅出来了些许。
“哈哈哈……思追去学习吧,他们来家里坐坐,坐坐。”魏无羡摆摆手哈哈道。
蓝思追这才想起他还有两条腿似的,快步端着水躲回了房间。
“你看看你,都把人家吓到了。”魏无羡看着脸比锅底的江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他要是敢……我就……”
江澄低声碎碎念着什么,手攥得咯咯响,大有一种现在就要进去跟蓝思追决一死战的感觉。
蓝曦臣轻笑着说道:“思追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不会的。”
辛夷靠在蓝曦臣肩头上说道:“那可说不定……”
金子轩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谈个恋爱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江厌离全然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轻笑着。
他如果真的不担心阿凌的话,又怎么会来呢?
.
金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自从那天去了蓝思追家之后,所有人看他和蓝思追的眼神和表情都不太一样了。
江厌离魏无羡蓝曦臣都是一脸姨母笑,金子轩和江澄看到蓝思追就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看到他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唯有那两个面瘫依旧是面瘫的样子。

07.
链接在评论。

评论(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