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鹤衔棠

贰.
少女一向没什么明显的喜恶表现,但对于上任以来几次的审神者会议中,少女一向是晚去早归的,除非那一次会议后包正餐并且还有餐后甜点她才会在日落后回来,踩点到的她却并不匆忙,每次都是在正式开始时坐上位子——
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袋袋零食开始吃,并且神经大条的毫不在意发言人额角青筋暴跳,还询问一旁的女审神者要不要一起吃,但是被对方的近侍刀很果断的代理拒绝了。
然而会议的无聊并不是让她讨厌的唯一原因,少女最为厌烦的就是同级的审神者,尤其是男审神者,总会说些不明所以的事情。
“主殿,今天您还要去开会。”烛台切光忠在纸门外无奈的催促道,得到的回答始终都是再等十分钟。
纸门内少女仍然团着那一窝被子不愿意起来,听见要去开会正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想个借口搪塞过去,便沉了声作有气无力一般:“妈…不对光忠啊,我想我是感冒了…”
“主殿……”烛台切光忠正欲言,一旁不知何时身后立着鹤丸,他示意光忠不要再多言语。
“啊主殿那真是遗憾至极,今天早上光忠做了玉子烧,看起来我可以笑纳了。”鹤丸国永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少女唰的一下拉开了纸门,她此刻仍趴在地上,仰视着鹤丸和烛台切一脸计划通的表情,一瞬间明白受骗之后想要阖上纸门已经来不及了,鹤丸国永一手扣住了纸门边,蹲下身拍了拍少女的头。
“吓到了吗?今天早上是鱼子寿司啊,放了花椒的。”
少女一听鱼子二字立刻脸色发青,但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导致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笑,但后面花椒二字的灵魂暴击让她自暴自弃的爬回了被窝, 像是不愿意面对现实一样身周散发着怨气。
“不想起来的话,那就恕我失礼了。”
鹤丸走上前拦腰捞起面前的一团被子里面还夹带着不安分妄图挣脱的少女,鹤丸看起来身板瘦削,但是力气不小,鹤丸将少女禁锢在臂弯间,少女此刻头朝下只觉得这样的倒立视角并不好受,终于在能闻到了饭团的香味的地方被放了下来。
少女团着那团被子,一脸不快的盯着面前的鱼子寿司,又拢了拢被子,用手肘捅了捅在一侧坐下的鹤丸,语气中都带着不快的意味:“喂我吃。”
“真是吓到我了啊。”鹤丸国永,刃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女性这样要求,愣在那里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我懒得拿筷子了。”少女不咸不淡的这么说着,“我要吃玉子烧。不准偷偷沾了芥末酱给我。”少女瞥了一眼鹤丸趁她不注意粘上芥末酱的玉子烧。
极为不情愿的少女最终还是妥协了,鹤丸今日的近侍刀自然也跟随同行,在他半推半搡的将少女塞进会议厅里之后,因为刀剑不能进入会议厅而站在了走廊外。
“这个会开得够久的啊……”
整个走廊上散发着不乐意的气息的不止他一柄刀剑,闲得发慌的刀剑们也开始谈论起自家审神者——大抵都是自家主殿说的关于现世的事情。
“主殿曾经说过学校是个盛产情侣的地方啊。”
听起来像是个酒池肉林的地方。
“大将他曾经给一位同窗表过白,据说后来被对方揍得可惨。”
还充满了暴力。
在话题升温到其他层次时,鹤丸身侧的大门被推开,审神者也陆陆续续的从大门中走了出来,良久也不见自家主殿出来,往门内一看却发现自家主殿已经睡得不省人事,有些无奈的笑着叹了口气,正打算走进大厅时,少女身侧却走来了一位男审神者。
对方长得一张分外惹桃花的脸,丹凤眼还带着一丝妖冶,他拍了拍少女叫醒了她,少女迷迷糊糊的抬起头脸颊上还带着红晕,那位审神者俯下身在她耳畔说了什么,画面看起来相当暧昧。
然而少女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趴下去睡觉。
对方看起来非常不能接受少女的反应,直接把她摇醒又重复了那句话。
少女被摇醒起床气使非常不耐烦,脸上的阴霾瞬间聚集,赤色瞳中闪过一丝凌厉,她将眼前的审神者撂倒的动作一起喝成,看着对方摔在地上拂袖而去。
少女出门便看到了面部表情有些复杂的鹤丸,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对方却一笑而过。
那种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吧,也没什么……
没什么……
“那位说了什么?”鹤丸国永最后还是忍不住发问。
“没什么啊就是说了一句我关注你很久了之类的话。”少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吞下了嘴里的巧克力香蕉,“那家伙每次遇到都会说这种话,无所谓咯。”
鹤丸的手顿了一顿,筷子夹着的寿司掉了下来,少女一脸可惜的看着那块寿司骨碌碌的滚在了桌子上。
自家主殿是个不折不扣的KY啊。
(KY:意思是没眼色、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