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越狱组】十一日番外——黏着系Wodahs十五年纠缠不休

【十一日番外】
【Reficul去世后设定】
【失忆Wodahs】
第一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想写年记了呢,或许是我越来越懒了,连持续了很久的日记都不知道扔去哪里了。
导致我忘了一些从前的事情,大概不是很重要我才会忘记吧。
但是我记得我喜欢一个叫Reficul的少女,用某个小矮子的话来说大概是说到她连我都会微笑的程度,尽管很失礼但是我自己表情不多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毕竟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多做出些无意义的表情。
她是个作家,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知去向了,但她究竟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去哪里长途旅行来躲避编辑的催稿吧。
很有她风格的做法。
现在住在她在外租的高级公寓,尽管只有她一个人住但简而言之就是面积和房间大到多余。尽管房租一直都是由她的亲戚代付,不知道出于哪种原因我突然搬进来的我还是和她的亲戚谈过了结果我是租客了。
尽管她的亲戚的表情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大概是觉得随意搬进女孩子家里是件很轻浮的事情但是并没阻拦或多说什么。
她如果回来的话一定要和她说清楚才行啊,这种事情说不清楚的话绝对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把不知为何罩都在家具外面的布掀开,就能看见她曾经的生活。
她的游戏主机整齐的排在挂壁电视下方,手柄还掉在地上好像屋主急匆匆走了一样,高大的书架上有很多莫泊桑等等西方著名作家的小说,都是烫金封面典藏版看起来非常厉害的样子,但是灰尘都厚厚的堆积在上上面,一团柔软的灰色短毛绒坐垫和被子还团在地上,上面有着她淡淡的香味和轮廓,落地窗下有一些灰尘还有一些鞋印,她一定很懒于打扫。
房间倒是异常的干净,大大的床上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躺过了,她一定长期都睡在客厅,笔记本电脑还随意放在床头柜上。
我端起她的笔记本电脑,拍了拍在上面的薄灰打开电源却看到她的定稿赫然放在桌面上,她一定是完结了才会出去长途旅行的吧。
头忽然有些痛,我放下了电脑决定先去休息一下。
在这期间我却产生了写一本书的想法。
写一本以她为原型的女主角的故事,这是我平凡生活中能想到的最好的题材。
如果把每一篇每一篇我贫乏的文字寄给长途旅行的她帮忙审稿,我一定能成功的吧。
想像着她今天会去哪里旅行,是北海道,还是巴黎,或是她最喜欢的伦敦?还是新西兰?我这样想像着,然后写下了关于她的故事。
把信件投入信箱,等待着她的回应。
第二年:
真是不可思议却又奇怪。
奇怪是因为我并没有收到任何一封来自她的信件或是邮件,真恶劣的人啊,我很努力的在写你的书呢,却连信都不回。但是我相信她很快就能看到我了。
因为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的文章受到了好评如潮,电脑都因为粉丝数量增长极速之快而烧掉了,火是从房间里开始烧起来的,在认真写文章的我却浑然不知,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是从下摆开始被烧掉的,等我发现的时候,只衣服剩下了衣领,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而被多事的Grora硬逼着而不得不换了显卡之类的部件。
对于把她的家里一些东西烧坏了感到抱歉,但是已经全部都换上新的了,幸好一些重要的书籍之类的没有烧毁。
这些都无法阻止我写文章。
把写成的文章全部都一沓一沓寄给你,还有我对她的思念,过去我不会说这样的话,产生这样的变化大概都是因为她吧。
今天她又在哪里呢?我执拗的舔着每张邮票,把我的文章全部寄给她,希望她能收到。
但是到今天也没有回信,大概是她特别特别忙吧,或许是在哪个小岛上偷闲吧。
一直没收到她的回信啊。
但我会一直等下去的。
第三年:
有很多的出版社想提前争得我的文章的发行权,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如此平凡的我竟然能被看重,有个编辑还拿我与你相提并论,我知道自己不够格但终于接近了你的高度了。
医院里因此造成了相当大的骚乱,院长因此不得不批了我三天假期处理完这些事情。
三天后我毅然决然的辞去了医生的工作,那个小矮子Grora似乎有些不舍,她好像想对我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像你一样那么任性辞去工作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回来的话看到这一切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我把定稿后,我的第一本书印刷出来的第一本书,匆匆包进了牛皮纸中,然后寄送给你,这次写的是你喜欢的题材,你一定会回信给我的吧,即使到今天我也没有收到你的回信。
我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的,等到你回来的时候。
第四年:
辞掉工作的我正式开始了作家生涯,我也明白了作为作家的感受呢,每次都按时交稿了的我,却独自不眠不休写下了这些东西。自觉得阅历不够丰富的我却意外的被编辑给予好评。
一直都没收到你的回信,你是在等待我的完稿吗?
我会一直等你回复我的。
第五年:
感到意外的是被Grora给予头衔‘这辈子都是处/男’的我,我的作品居然特别受年轻女孩欢迎。
而且经常被意外告白。
但是我全部都拒绝了,理由是已经有恋人了,让她们伤心了。
虽然还没有征得你同意我就擅自这么决定了,但是我决定了等你回来之后就要和你说清楚。
说清楚我喜欢你啊。
‘喂老处\男,该是时候结婚了吧。’同样未婚的Grora突然这么对我说。
从那个看起来很阳光还有点天然的白发少年去世之后,她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单身状态。
‘你也不是一样?’
‘嘁我有原因的好吗。你还在等她吗?’Grora瞥了我一眼说道。
当然回答是肯定的。
你在外面偷闲的时间也有些长了,该回来了吧。
即使今天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我还是会一直等下去的。
等你回来的时候再一起去散步吧,我记得你最喜欢去散步了。
第六年:
今年差点没有机会写年记了。
我得第一本书完结了但是身体却在不经意间被我自己搞垮了,真是狼狈啊。
明明我自己从前是医生的啊。
医生说内脏之类的都已经损坏的很严重了,大概是因为太认真工作了吧。
今年勉强终于完稿之后,这本书居然登上畅销首位,真是意外啊。
她应该能在地球的哪一端看得到吧。
不过她的偷懒性质也恶劣了点了吧,她的没有回复过我啊。但是我还是会等下去的然后好好和她谈谈的。
医生嘱咐我要多休息,护士马上就要来收走我的电脑了,所以也只能写到这里了。
尽管还是没有收到她的回信。
第七年:
今年我的身体彻底痊愈了,开始构思着要以什么题材写一个故事,以你为主角的故事。
想了很久很久,尽管粉丝都在期待着我的作品,但是我还是没有确定。
今天也没有收到你的回信。
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第八年:
我还是什么都没变,但是题材已经确定下来的我开始动笔写作,写你从遥远的地方的归途吧。
醉心于写作的我差点忘记了写年记。
大概再过几天就能完成了吧。
今年东京的跨年钟声敲响,你却还没有回来,你一直很想看的景象,是不是那个让你恋恋不舍的地方也有你才不想回来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太任性了吧。
我等了你这么久了啊。
还是没收到你的回信。
还是没收到你的回信。
第九年:
真是意外。
我好像出了什么小事故,好像是被谁刺激了导致突然晕厥,具体也不是记得特别清楚。
忘记了很多事情,看了看从前的年记却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庆幸自己过去平平常常没做什么,但也只获得了自己是有名的作家这个信息。
我唯独没有忘记Reficul,我是那样的喜欢她我全部都记得。
她却还是没有给我回复。
还是没有收到你的回信。
第十年:
没有找到失去的记忆,我只能空空独自等待,等待着你给我回信。
第十一年:
我还是没有你的回信。
你在哪里?
第十二年: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还是能记得住的,因为关于你是我灰色生命中的全部颜色。
我能隐隐感受到内心的不安,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连一封信都没有。
第十三年:
我真的很想再和你一起散步,一起聊天。
但是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没有理由的消失,连一丝痕迹都不留给我。
第十四年:
……
我真的很想再次见到你,东京的敲钟声响起数次,你却依旧不在那里。
Grora说你早就走了。
这件事情我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吗?
你是出去旅行了吧,很快就会回来的。
但是你却连一封信都不曾回复给我。
第十五年:
Grora今天带我去看你了。
记忆却突然闯入我空无一物的大脑,眼前你的墓碑让我怔了一下,眼前的过去让我一个大男人却跪倒在你的墓前。
照片上的你还是那么漂亮。
十五年前就已去世的你,被安葬在一方绿地上。
我早就知道你去世了,但是自己却不愿意相信,因为我真的很想再和你一起聊天,再和你一起散步……
这些都是你下辈子想做的事情啊。
我曾经说过你不会忘了你的,结果自己却忘了最重要的事情还在原地傻傻的等着你,果然是被你说中了,我像一段木头一样。
这么任性到令我当时困扰了许久的你,这次却安安静静地长眠在这里。
我却只想再次听到‘一起去听入夜钟声敲响吧。’的邀请。
新年的破晓钟声回响,雪飒飒飘了一地,轻轻拂去你墓碑上冰凉的雪,和你一起听你喜欢的钟声响起。
把对你的情感全部编织成文章,不停堆积起来在那里的你一定会知道的。
每天都去你的房间投入我为你写下的语句。
如今到现在即使你早已不在我的身边,我却没有忘记过你,你在我生命中留下一抹鲜艳的红色怎么可能就此消除呢?
只是我真的很想再和你一起聊天,再和你一起在小径上散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