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结婚系统实装企划】鹤丸国永的场合


地址:http://aquemiao.lofter.com/post/2e9743_6f638d0
【引子】

最近,本丸里的萧条程度已经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原先姑且还能保证每日的口粮,近来也变作几人分一碗的情形;用于制作刀装和手入所需的锻材也颇有坐吃山空的味道,更别说锻刀了……

“这样下去不行。”身为审神者,让自家刀剑饿着肚子不说,居然还没材料给他们修复,简直是人神共愤!

虽然本丸里的刀剑们大部分都表示理解,但每每看到大家憔悴的模样,审神者还是非常痛心。

好在,转机终于来了。

这日,政府公告栏下聚集了一堆人,审神者在队列后方蹦跶了好久,终于看清楚了内容。

由于「检非违使」的介入,刀剑即便在平时远征时也会遇到袭击,各本丸因此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资源匮乏状况。为缓解这一情况,并安抚审神者与刀剑们的情绪,更好地塑造家庭一般温暖的氛围,政府特许导入结婚系统。

“感觉前提条件与最后的结果根本没关系的只有我一人吗?”暗自吐槽了一句,审神者的目光却被最后一句给吸引了:

「前五十位登记结婚的人员,可以获得锻刀四种资源各50000石,小判50000以及富士绘马10只。」

如此好事,岂能放过!现在不做,年末挨饿!

这些资源与材料,远远可以改善本丸的生活状态啊!!!!!

审神者一瞬就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也要先拉个人扯证!

就这样,结婚系统在本丸悄然无声地实装了……

【这是鹤丸国永的场合】
【这里审神者有名字】
零.
收到政/府核查下达信件的榎本棠,看着上面那个深红的政/府红戳,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她怀揣着从亚洲移民欧洲的梦想已经很久了,最近本丸的经济状况也萧条到了一定程度,还有一些个人原因,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审查结果合格,不过最重要的问题是和谁去领证?榎本棠在手上转着那根沾了墨的狼毫,每转一下墨迹便在她的衣襟前留下一道痕迹,而她自己却毫无意识。
发顶突然被敲了一下,不满的抬起头看着旁边作为近侍刀的鹤丸国永,越过她捞起她面前的那份审查书,她的心居然不知为何突然紧绷了起来。
“很有诱惑力的条件,资源丰厚到让正常人都无法回绝的地步。”鹤丸国永漫不经心的随口道,将审查书放回案上,拉近了一些与棠的距离,一手支在案上,一手撑在棠的椅背上,弯眸一笑,“主殿选谁都是会吓到对方的吧?”
“如果选你你会被吓到吗?”棠自己漫不经心答道,却让鹤丸愣了一愣。
“那么为了不吓到别人的话,主殿还是选我吧?”鹤丸此刻将距离缩小更多,像是在征求棠的一个肯定,还是给自己的肯定。
“你。”棠的尾音上扬,一直以来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即使面对各种各样的恶作剧也面不改色,此刻却发生了改变,脸上带着笑意,她轻笑一声,“这次真的吓到我了。”
这姑且算同意了吗?
一.
“祝你们新婚愉快,资源将会在几天后送到您的本丸。
接待的小哥的笑容已有些僵硬,站在他面前的人数怎么看都只有鹤丸国永一个人,但分明是听到了有一个少女的声音,这真是分外诡异。
这个柜台整整有一米六高,而棠作为一位身高一米五出头的审神者,在身高上完全输了气势。
鹤丸接过了那个小哥递过来的红色小本子,道了谢,转身便快步拉着棠走出了大厅,旋即又站定在门柱前,开始毫无拘束的大笑,立刻惹来了棠的怒火立即受到了「新婚妻子」的一脚,少女甩着长长的袖子想要抓住鹤丸,但由于对方身法灵活,在旁人眼里怎么看都像「新婚夫妻的小打小闹」「年轻人的秀恩爱」。
“你笑什么?!不就是拿个凳子垫底下拍照吗?!你信不信我刀解你?!”一向冷静从不失态的棠竟然瞬间炸毛,身高问题果然是敏感点。
“吓到我了,居然要刀解新婚的旦那桑?”鹤丸国永停止了躲闪,一手擦了擦笑到无法自已在眼角嗔着的生理眼泪,一手则按在了棠的发顶,揉乱了她的头发,又按了几下惹得棠又想再补上几脚。
“要长高啦,据说喝牛奶能变成长腿巨乳哦,虽然变成那样的话真的会吓到的。”
“没有用的方法,我天天喝也不见得长高。”
鹤丸的目光从少女不满的脸上向下移动,然后得出了另外一个功效倒是确凿的结论。
贰.
当天晚上本丸便由烛台切光忠操持,举办了庆祝会,棠也拿出了从现世带来的陈酿,本就是牛饮一般的饮酒,再加上酒性烈,棠还没招架住几回合劝酒,便歪歪斜斜的倚在了鹤丸身上。
鹤丸此刻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一侧脖颈温温热热的,酒香混合着少女的体香长驱直入他的鼻腔,耳畔还有对方的温暖呼吸。
“大将您醉了。”药研走上前想夺过棠手中的酒樽,却被她拂袖推开。
这个场景怎么似曾相识?
“醉什么?我没醉——”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捞起身边一坛酒就掀开泥封,便抱起酒坛子将酒浆倒了下来,大部分没被喝下去,倒是尽数倒在了棠的白衣绯袴上,身周都沐浴在浆液的香气中。
“我还能锻刀呢——”棠言罢便拂袖要起身离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鹤丸国永当初也是她一时酒醉锻出来的*,这位审神者莫非是一醉便欧的体质。(*见《鹤衔棠》←这是一个刚开的坑)
然而这回却不同了,正当一侧的太郎太刀想要拦住棠时,一侧的鹤丸国永站了起来,打横抱起了棠扛在了肩上,掂量了一下却也不重,他喃喃道:“酒量没那么好也别撑着啊。”
【TBC】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