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情商与智商是成反比不是常识吗?(02)

【现代paro的鹤审】
【审神者有名字以及设定】

“那个,榎本啊…”
“嗯?”
“……”
此刻气氛有些许尴尬,当然是相对于鹤丸国永而言,此刻他只想立刻从电话这头立刻传送到另外那头,然后抱住对方的大腿甩尽他毕生所剩无几节操。
“有事快说。”电话那头的榎本棠相当没有耐心,约摸是破天荒的热情高昂工作到一半却被打扰而很是暴躁,鹤丸国永甚至能听到对方那里什么断裂掉的声音。
“也就是……”
“请,帮我骇入那个网站…”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求榎本棠事情是鹤丸国永的人生准则之一,不仅是因为对方是明暗恋的双重恋慕对象,同时也是因为——
“哦——那你应该知道我的条件吧,我不做这种事情很久了。”对方立刻跟换了个人似的,拖长了声音并且还带着那么一丝丝欠揍的气息,没错,这是榎本棠在「趁火打劫」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样子。而鹤丸国永在内心已经替自己的身体提前做了祷告,想了想自己有没有后事还没料理,确认了把手机里偷拍的榎本棠睡颜的照片都加密保存之后,很认真的答应了。
“嗯。”
“那么,我楼下的那三箱漫画和零食就拜托你搬上来啦。”
鹤丸国永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腰会不会像社长一样折掉,然后相当悲壮的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社员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鹤丸此刻身上居然笼罩着一层悲壮的光环。

咚的一声,最后一箱纸箱落地的声音,三大箱纸箱子被散乱放在了窝在松软小沙发中的少女,榎本棠此刻相当悠哉的一手不紧不慢的挖着抹茶布丁,一手则以极快的手速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敲打着,丝毫没有任何心疼或愧疚感对于着气喘吁吁扶着墙的鹤丸,只是停下了手中对键盘的蹂躏,拔下了U盘丢给了鹤丸。
鹤丸接住了这个小小的U盘,强颜欢笑道:“吓到了……分量不轻啊…呼……”
“辛苦啦——”榎本棠拖长了音调,话语里毫无任何表示慰劳的情绪,她挖布丁的手放开了小汤勺,抓住了一块白色布料便丢给了鹤丸,“擦擦汗吧。”
鹤丸用另一只手接住了那个抛过来还带着一丝香味的白色布料,由于香味有些熟悉的可疑鹤丸便抖开了手里的布料,赫然在眼前的是一件白色薄衬衫,而且明显是这家伙刚换下来不久的,并且因着对方毫不顾虑家里还有一个健全男人就随便乱扔衣物的习惯而没有发现这是自己的衬衫。
鹤丸国永,再次面临人生抉择——究竟是像痴汉一样用暗恋之人的衬衫擦汗,还是像个正常人一样找条正常毛巾擦汗。
而似乎感受到了对方的异样,榎本棠从工作中抽身抬起头,发现对方手里拿着自己的衬衫,很明显是自己误以为这是条毛巾了。
“拿错了还给我吧。”
鹤丸国永,错失了机会导致连痴汉都做不了。
此刻榎本棠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外套,貌似是自己的外套因此袖子显得格外宽大,因为对方毫不顾忌的坐姿,能从宽松到极致的下摆中看到对方除了穿了一条打底裤之外,里面连一件衬衣都没穿,是完全「真空」的状态。
对方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宽大外套,甩了甩袖子毫不在意:“啊我的外套刚刚掉水里了,借你的穿穿。”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明明只有一米五七的身高却穿上一米七七的男人的外套,尽管不合身但是总是吸引住自己的目光,比如对方此刻露出的半截白皙大腿,没有丝毫掩盖物的小腿,还有宽大下摆中的若隐若现无时无刻不在挑战鹤丸国永的极限。
对方的视线仍然定格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动作,榎本棠也觉得有些异样但仍然伸出手继续说:“衣服还给我吧。”
“哦……嗯,吓到了……”将衣服丢还给对方,自己却还是愣在了原地,只得尴尬的强颜欢笑。
……
她倒是得有一点身为女性的自觉啊,奈何不仅连少女心都没有,甚至连性别意识可能都没有,而且经常无意识的向自己靠近导致自己差点无法自持。
啧。
将U盘里的数据尽数传送给三日月社长之后,鹤丸国永整个人都陷在了沙发里,拿着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液。
“你叫我骇入那个网站做什么?”榎本棠总算找到了能拯救刚才遗留下来的尴尬气氛的话题。
“工作需要啊。”鹤丸国永坦然自若回答道。
“你……”
“工作需要骇入黄色网站?”
“什么——?!”
鹤丸飞速奔到电脑前奈何文件已经传送出去自己的手速明显跟不上网速,文件传送下方的「传送终了」的字样,提示音仿佛鹤丸国永葬礼上的丧钟一般,鹤丸此刻在电脑前,手仍然凝固在鼠标上,他眼前仿佛已有社长那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你没给我地址之类的,我就骇进你的手机里了。把那些看起来最可疑的网站全都骇入了一下。”
不要随便骇入别人的手机啊?!可疑的网站就完美略过了那个网站吗?!最可疑的反而被忽略了啊?!
一向被称为「无时无刻都能保持那副笑容」的鹤丸国永,脸上的笑容再也绷不住了。
“那个网站啊……不是黄色网站……”
……
“哦。”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