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情商与智商是成反比不是常识吗?(03)

【现代paro的鹤审注意】
【日常?】(大概)
【自设审神者】
【审神者有名字】
“你们公司……情人节还开派对?”
鹤丸国永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份电子邮件请柬,对榎本棠造成的精神暴击在脸上就可以看得出来了,这家伙平常对于恋爱这种事情漠不关心,只会面无表情的撑着下巴说一句「啊啊——好想要一个像利威尔一样的男朋友」。
但此时此刻他却能听到榎本棠手速回复之快并且力度之重,导致键盘的按键噼啪作响,甚至是其中一个按键飞出去的清脆落地声。
在屏幕上显示的赫然是「对不起boss,我那一天会正好会有重感冒引起的慢性尴尬症急性发作,所以能请假吗?」
找个可靠一点的理由啊?!
“第一次看见有你怕的事情啊,吓到了吓到了。”鹤丸国永脸上意味不明的笑容让榎本棠差点没抄起键盘摔他脸上,但最后理性战胜了冲动,键盘只是多了条裂缝而不是鹤丸国永脸上多了asdfghjkl的印痕。
“不,主要是那个人会带他的男朋友过来。”榎本棠手里的键盘又多了几条裂痕。
“那个人?”
“他的男朋友超级可爱。”榎本棠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伸到鹤丸国永面前,指着上面一个笑容可爱的金色短发青年并且对着她的照片一阵猛戳,面无表情加上印堂发黑看起来有一个怨气,“那个前辈,是个非常不讨人喜欢的人,我就是想赢过他,可是我只有这一点没赢过他。”
榎本棠,单身年龄从出生开始算起。
关注点不太对啊,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什么类似要进入修罗场之类的吗,怎么是嫉妒别人家的男朋友很可爱不对路线更奇怪了果然智商高的人脑回路都是对不上轨的吗。
“其实你仔细看一下,说不定会发现我也很可爱。”
“……”榎本棠对对方的发言置之不理,坐在转椅上一脸烦躁,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用力的拍了一下鹤丸的头顶,差点没把他拍进地板里给楼下的邻居送去惊吓,再抬头时却看见面无表情的挽住了自己的手臂,明明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动作上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往前靠了靠。
她什么时候学会的技能我怎么不知道,外星人的撒娇技能居然无师自通了?
“稍微……假装一下是我的男朋友?”
“嗯……嗯?”
鹤丸国永的音调有些可笑的升高,对于这个类似乙女小说一样的展开明显还没准备好。而对方只觉得是自己的请求诚意还没传达到,松开他的手臂转身出门,回来的时候带着铁器撞击木地板的声音听得鹤丸国永是一阵心疼。
她带了一把铲子回来,表情相当的认真。
“?!”
“为了让你感受到诚意只能土下座了,我们一起去楼下花园吧——”
为了不让榎本棠因为毁了公寓保安大叔的大丽菊而被追到三条街区外,鹤丸国永怀着一点私心的接受了对方的请求。
「就算是……假装的,也可以啊……」
自己何时把自身卑微到尘土之中了呢,自己给自己划定了界限,不敢真正的擅自逾越。

当时鹤丸国永就后悔了。
在榎本棠向那个令人厌烦的前辈毫不掩饰地奚落一番之后,他终于了解了这个像是酒吧派对的真实面目——
什么情人节派对?!难道不是「上司挖掘下属的底细秘密」的当众处刑吗?被上司规定整个酒会上每个人必参加的活动,真心话大冒险,像是试胆大会一样,不止是榎本棠她的负责单位的部门参加,同时也有其他部的人参加,从那张小桌子上捂着脸跑出去的女生和青年不计其数。
不过这不是重点,坐在他旁边的榎本棠,剪刀石头布从来没有输过,反倒是他被问了好几个羞耻度高到上天的问题,笑容早已僵硬。
榎本棠是玩柏青哥都能玩到让游戏厅禁止她入内的人,这他从国中时就知道,不过出题人像个工口书看多了的中学生一样……他还真是,被吓到了啊。
笑面青江身为榎本棠的上司以及出题人,脸上榎本棠莫名毛骨悚然的笑容却不言语,在一旁翘着腿坐着,不言语使人不知他此刻正盘算着怎么样榎本棠输一次。
在榎本棠又一次成功赢过对桌女生之后,笑面青江拍了拍手掌,示意人们安静——
“请注意现在修改规则,从刚才的一轮开始,赢的人选择惩罚——”
这算强行惩罚吗……鹤丸国永在心中暗自腹诽,不过出于私心自己也想知道榎本棠的一点点小秘密,如果那对于本人来说那真的是秘密的话,毕竟榎本棠这个人实在太过坦诚并且毫不加任何掩饰,像是个没有任何秘密的人。
“啊……既然强行修改的话那也没有办法了吧。”意料之外,榎本棠拿起了真心话的卡牌,鹤丸国永探身,目光扫过对方的卡牌上的小字——
「最喜欢对喜欢的人做什么呢?」
不禁暗叹出题人真是厉害,一下子就能得出两个情报的问题,同时自己的心脏也不自禁的像是被抓紧了一般,虽然早就做好了被对方爆发性或极其KY的发言吓到的准备,但自己却像毫无恋爱经历的白痴一样紧张起来。
“啊……”身侧的榎本棠皱了皱眉头,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
紧张的人不止鹤丸国永,同时也有在座深知榎本棠KY粗神经的旧识,有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鹤丸国永对于榎本棠的感情,他们也想知道这个神经粗到不行的人会做出什么回答。
“穿对方的衣服吧……”榎本棠相当认真的神情让在座众人都有些惊讶,的确有大学时代的同窗在座但榎本棠却真的没找过任何人借过外衫之类的,榎本棠看着身周的人都有些发愣,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却找不出刚刚那句话有什么错误。
“这些问题还自带冷场啊……”榎本棠摇了摇头便拉开椅子起身走开了。
然而经常给别人带去惊吓的情报屋鹤丸国永此刻还愣在那里,受到了一万点精神惊吓伤害的他还坐在那里,随后也推开椅子走开。
那算什么啊……那家伙的回答……
……
这么说来那家伙从国中以来就经常借他的外套,虽然是因为没带伞而强行征用了自己的外套,继而冲进了暴雨中,但是上一次……为什么这家伙又不说……
鹤丸国永转着手里的玻璃方杯,看着酒杯里的朗姆酒中冰块来回撞击杯壁,皱眉喝下了他的第十杯酒,吧台上擦着调酒罐的小哥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鹤丸却一拍桌子,将杯子伸向那位小哥,手上忽然一轻,玻璃杯不见踪影。
身后的三日月宗近拿着他的玻璃杯,礼节性向将杯子还给了调酒师小哥,随后拉开鹤丸身侧的一把转椅坐下,眼中的三日月笑意更深。
“前辈……你怎么在这里?”鹤丸国永略微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尽管分辨出来了三日月的那张脸,却忘了三日月是榎本棠真正的顶头大上司小狐丸的旧识,据说两人还甚有暧昧,这种派对小狐丸大约是叫三日月一起来凑凑热闹罢。
“啊啊,你就把我当做是来拯救你的人就好了。”三日月拍了拍鹤丸的肩膀,弯眸笑道,“刚刚我都看到了。”
“……”
“你还不去找她问个清楚?单向恋爱突然反转了也不去问问?”
为什么,不去问呢?是直接说出来「喜欢你」这种字眼太不帅气和浪漫吗,还是怕自己的单向情感被对方从此划清界限再也没有逾越的机会,现在形式像是反转了一般,自己却在那个界限之中无法脱出。
自己果然还是个恋爱白痴啊……喜欢上的人也是个白痴……
像是喝了一碗醒酒茶一般,鹤丸国永突然清醒了过来,撑起自己的身体,找到了重心之后环视周遭,最终找到了那个伏在小桌上的榎本棠。
酒量极差的榎本棠早已倒在了小桌上,酒杯倒在了桌上,酒水从桌沿一滴滴落到地上,那摊酒水映出了鹤丸国永走近的身影。
无奈的笑笑,揉了揉对方的柔软发顶,榎本棠感受到了温度,半睁开了眼,赤色眼眸中倒映的是对方放大的俊脸,她坐直起身却仍然摇摇晃晃,乱发松散,原本束好的低双马尾此刻束发的发绳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鹤丸国永连忙扶住了她,确认了一下这位醉醺醺的家伙有没有穿裙子之后,将她横抱了起来,掂量了一下暗自腹诽这家伙体重八成全在胸前,吃这么多也不长个子,向出口大门走去。
“哟榎本……怎么醉成这样?”那个被榎本棠厌恶的前辈正倚着墙和其他女人搭讪,在看到对头失态的样子之后,眼神中带着戏谑。
鹤丸国永只是微笑着撞过他的肩,右手极快的一动,便又侧身用身体推开门走了出去,声音却从门后回廊中徐徐传来——
“不劳你费心,我自会照顾好她。”
那个男人愣了愣,不屑的嘁了一声,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忽然全部喷在了被搭讪女子的衣服上

(下一章要开始飙车啦——————)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