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无人问津的话唠神明大人与地狱面瘫恶鬼少女

【heyyyyyyyyyy又是我兔爷】
【自设审神者以及这是啥我也不知道的paro?】
【仍然是鹤审!】
【脑洞太多了结果完全排不出时间写完系列x】
【总而言之先来个人设加楔子?】
【鹤球为神明大人】
【审神者为地狱恶鬼狱卒】
【灵感以及世界观来源于并且类似鬼灯的冷澈】

楔子.
烟雾缭绕在密林之中,红色的木质鸟居早已腐朽但却没有丝毫即将倒塌的样子,挂在上面的注连绳却仍是崭新的,入口的左右青石守护兽狛犬早已生了青苔,神社看起来如同荒废许久一般,许久无人问津。

这座神社,连同这座山,都被传闻为灵异传说之地,被山外之人传闻有一个面色阴沉而且极其富有攻击力的女鬼在山上游荡,并且来到这座山上的人大多都有去无回。

然而此时此刻,一位鎏金色长发束成低双马尾的娇小少女大步行走在山道上,肩上扛着一把花纹看起来极为繁复的大太刀,发间若隐若现的是一对象牙白的小角,像是日本浮世绘中恶鬼的小角一般,然而这位恶鬼却并没有赤身裸体的通红,相反看起来非常娇小就像人类的少女一般。

“哟恶鬼检察官大人——”

赤色鸟居上坐着一位白袍青年,浅色的额发后金色的双瞳流光潋滟,他弯眸一笑从檐角上一跃而下,翩然在少女面前,然而面前的少女表情并没有青年那么愉快,因为此刻对方正毫不吝惜力量蹂躏着自己的发顶。

一道凌厉的刀风掠过白袍青年身前,直直将他逼开,白袍青年的身手敏捷自然是没有被伤到,他立于鸟居下的石径上,衣袍被风卷起猎猎飞舞,二人气势也都相当不俗。

“一大早就给我带来惊吓吗?可爱的女孩子这么暴力说不定会被说是恶女哦。”

“差点忘了,恶鬼检察官小姐是在地狱里有名的手段可怕啊,应该没人对您的事置喙。”白袍青年毫不在意对方愈发阴沉的面色,自顾自的说着,少女的大太刀的锋芒已在鞘外露出。

“话唠的神明,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居合道。”少女在手中摩挲着大太刀刀柄,仿佛下一秒就能使出那一击必杀的居合道。

事实上也不是不可能,「真正来自地狱的狱卒」不是徒有虚名,一击必杀这种事情简直是轻而易举。

“哦?”

“你的神社一百多年来没有一个人来过,还真是天谴啊。”少女像是找到了更加有力的回击,勾唇一笑。

没错,鹤丸国永,是个无人问津的神明,不仅是因为神社所在的山被传闻为灵异名地,而且更因为现在没有多少人信仰神明,他作为一个付丧神,自然更不为人问津。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