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情商与智商是成反比不是常识吗?(05)

【现代paro的鹤审注意】
【日常?】(大概)
【自设审神者】
【审神者有名字】
正午的阳光刺目,就算是鹤丸国永的房间光线再不好他也能感受到了,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宿醉之后的大脑中的断片记忆,毫不留情的使他拼凑起了他昨天晚上做了什么,羞耻的画面以及入幕之宾的样子让他瞬间联想到了对方可能的怒意,更可能是冷漠。
喂我会负责的,别生气啊。
他想到这里立即翻身下床,冰凉的地面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随手捞了件衬衫穿上,走至门边,客厅里也没有她的身影,房间里也没有,这个点大概是出门上班去了,吧——
虽然他一向看惯了对方的各种精神上的强悍以及可怕,不过这时候应该更依赖他才对,怎么前脚刚提裤子后脚就抱着电脑上班了。
等等,她的那台一样彪悍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沙发上的东西也不见了一些……冰箱上还贴着张纸条,上面堪比象形文字一般的字迹很明显出自榎本棠之手,也只有寥寥几人能看得懂——鹤丸国永,和改她论文的教授们。
「要离开一段时间,不用来找我。」
……从这个语气来看,鹤丸国永的推论是——
离家出走。
鹤丸国永此刻,脑内浮现出了八点档黄金段的家庭伦理电视剧的桥段,只不过男女主角换了张脸——
榎本棠对着鹤丸国永冷冷一笑,将一张孕检化验单摔在了他的脸上。
「想不到吧,我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可是我现在要把他打掉。」
……等等这个展开虽然不太对,但是于情于理来说万事皆有可能,鹤丸国永平常被用来开发新的恶作剧手段的想象力此刻正以不可知的速度替他写好了第一季第二季的剧本,不过现在不是脑补八点档的剧本的时候。
鹤丸国永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被当做那个「露水姻缘」的渣男了。
……
“今天榎本请假哦,说是有什么大事。”笑面青江也没有意识到自家下属会失踪的可能性,随意答道。

“啊我知道了,不过她的防火墙几乎没可能被我们攻破啊。”电话那头,自家情报屋的社长三日月宗近不紧不慢的答道,“你了解的吧,她去伦敦的进修不是空谈。”

电话这头是脑内剧场已经到了再生版和舞台剧的鹤丸国永,手里的电脑主板散发出的难闻气味随着散热风扇的转动,毫无保留的被鹤丸国永尽数吸入鼻腔,多次被防火墙阻拦的鹤丸国永第一次这么恨自己大学听课的时候睡着了。鹤丸偏着头用肩膀和脸颊夹住手机贴在耳畔,一根铅笔还夹在耳廓边,桌上是他列出来的榎本棠会离家出走之前可能会做准备的地方,并且用那家伙的脑回路计算的目前时间段可能在的地方。
理科生有理科生的解决方法,然而电话那边的三日月宗近同为同所大学的文科生,却没有对方的焦头烂额,像是呷了一口茶,鹤丸国永听出了自家社长的笑意。
“别着急啊,事情可能没那么糟。”
“电话我先挂了,总而言之我会先去秋叶原的,今天的交易情报的工作我已经拜托了莺丸。”
“着急了,鹤丸……”
……
你做出的事情还真是每次都会吓到我呢。
此刻已是黄昏,但秋叶原上来来往往的人仍然很多,据说今天是什么大人气的恐怖游戏发售排队的人数多到吓人,几乎是摩肩擦踵的人流量让鹤丸感受到了御宅族的狂热程度。
不过他现下的目标是找到那个人,然后跟她坦白,自己十多年没有传达的感情,那么简单的话,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而搁置已久,现在就有可能连传达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离开东京之前应该会在这里好好逛一圈到心满意足吧……”

思绪突然被打断,胸口被硬物猝不及防撞击了一下,像是什么塑料盒子掉落在地的声音,很明显自己撞到人了。
“抱歉。”
低下头正想道歉时,却在四目相对时都呆住了。
然而榎本棠并没有太大惊讶的表现,只是颦了颦眉弯腰拾起了地上的那个游戏盒子,话语中还像是对方的莫名其妙:“不是叫你说不用来找我吗……”
在站起身时,榎本棠的手臂忽然被拽住,被一股力量拉向一个方向,猝不及防的撞上了对方的胸口,这个角度正好看不到鹤丸国永的神情,但却因为耳畔紧靠着对方胸膛而听得到心跳声。
“别到处乱跑啊……”

……
“所以说你今天请了假,翘了班就是为了去买那个游戏?”
“对啊。”
榎本棠转动着吸管,看着吸管碰上玻璃杯壁,杯中已经喝完的饮料还留着一些模糊水渍,隐隐约约透出鹤丸国永,在沙发上土下座的身影。
“总而言之你昨天说的话我都记得。”
鹤丸国永怔了怔,虽然自己平常谈笑风生调戏少女开口黄腔,但是面对榎本棠居然自己紧张了起来。
“晚上来我房间吧。”
诶?
“开玩笑的,先从牵手做起吧。”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