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生棠

正在很努力的肝刀/从欧洲人变亚洲人/称呼兔爷或者乔棠随意/鹤丸痴汉/得了本命诅咒/也是亚瑟痴汉prpr/aph海囚刀男厨/欢迎一起来耍/文力和图力都只有一点点脑洞却满天飞/

【鹤审】审神者是神经病的日常(上)

【妈的智障的鹤审】
【妈的智障神经病】
【依旧是之前的榎本棠的人设,但是做了修改——也就是榎本棠的内心世界其实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
【打破第四面墙】
【审第一人称视角】
【一时间脑热文笔离家出走系列】
【我觉得我是一只用段子写乙女的兔爷】

哟大家好,我是这个本丸的一位充满威严霸气以及信誉度上天的审神者。

我如此沉着冷静帅气而又温柔的女子,自然有一个星辰大海一般的梦想那就是全刀帐并且全部毕业。

你以为被一群颜值高到上天刀剑男子围绕着少女心dokidoki心跳不已是我的本丸的画风???

然而当我深刻了解完这个本丸的画风之后我只想怒吃狗粮三斤,你没有全刀帐过你怎么知道你曾经prpr过的刀剑是群神经病???

由于家族遗传原因我一贯的帅气面容外加面无表情,成为了被大家信赖的婶婶,然后每天早上都冒着被自己帅醒的危险保持面无表情。

凭着一张白里透红的帅气欧皇脸,在地图都还没推完几张的时候就已经全了刀帐,推图不用非洲六天王全用欧刀。

然而我高兴的太早了。

在我不在本丸的时候,安排了姥爷和爷爷一起内番,如果内番格子再多一个我就想把小狐丸塞进去毕竟我吃狐三日鹤这对3p。以及各种组的搭配,不在线的时候脑内小剧场全都是hshs啵啵。

然而每天的内番不知道为什么都是+0,世界未解之谜之一啊?!

作为一个富有人类优秀探索未知精神的审神者,在忽悠了一大帮刀剑让大家都以为我今天又不在本丸的情况下,我安排了他们的内番。

在我一路潜行之后,推开了本丸后庭新世界的大门——

一群太刀男子的动作还定格在LUVORATORRRRRY的舞步上,在旁边还没来得及关掉的是我带来本丸就不见了的播放器。

当时我的内心就是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狗去你妈了个大西瓜,我把你们当爸爸搓蛋蛋都拼了老命搓金蛋你们就在后院跳舞?!

鹤丸你身为一个长辈带什么头啊?!你知不知道你害的三日月爷爷的腰都闪到了啊?!老年人跳什么LUVORATORRRRRY啊?!

上个月刚从现世回来的我,给这群就是爱音乐不想停下来的老爷爷(?)们带了广场舞金曲集。我还给自己每天的日课里添了个「监督爷爷们运动身心」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鹤丸你别笑,看你在笑我好方,别介我对你可是真爱啊。
你看当初你来本丸的时候我都不是给你办了接风洗尘宴席我的爱你感受到了吗肯定感受到了对吧对吧。
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实际上温柔似水的女子我怎么可能会内心险恶呢对吧对吧妈的说的我自己都不信。

但是我怎么可能被人家一笑身心俱软了?!他上次往我粽子里加芥末的时候我就进厨房立马从烛台切麻麻手里把刀抢了过来然后找了块玉钢磨得锃亮blingbling的
然后拍了块豆腐。

真不是我怂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自己知道拿把锃亮烛台切麻麻握过的菜刀肯定不能和他solo。

“青江,告诉我怎么从心理上打败鹤丸。”
“你想打败鹤丸吗……夜袭之类的可以吧?”

请告诉我如何正确死队友的方式,这个破办法也只有工口中学生才想的出来吧?!青江你今年份的c1000本子都没了。

此时此刻我就以地咚的姿势,说是地咚不如说是整个人趴在鹤丸国永身上。
对不起爸爸,我小学的时候就该听您的话多喝几杯牛奶能长高。

“想夜袭?”

卧槽鹤总您老人家别这个角度看我我会把持不住我现在想上你咋办咋办?!矜持你个大西瓜?!鹤总正面上我我要上天————

不对,我的目的是要打败鹤丸国永,从内心上。没关系,脸皮这种东西留着碍事。

于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强吻了鹤丸国永。

爸爸爸爸鹤丸身上好香嘴唇好软表情好可爱脸好红我要上天入地我无所不能了现在啊啊啊啊啊——

(也许是TBC)
(脑抽产物)

评论(5)

热度(45)